百佬汇官方认证·《商业周刊》:沃尔玛如何监视广大员工

百佬汇官方认证·《商业周刊》:沃尔玛如何监视广大员工

百佬汇官方认证,导读:《商业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称,沃尔玛与工会的关系历来不睦。自2012年首次听闻员工可能在黑色星期五罢工之后便成立特别工作组,雇佣情报人员收集工会积极分子情报、与FBI展开合作、加强内部反工会制度,因为摆脱工会影响就像天天低价一样,是沃尔玛零售帝国的基础。

2012年秋,沃尔玛首次听闻员工可能会在“黑色星期五”罢工,管理层以造就一个零售帝国的高效率迅速出动。差不多每一种情况沃尔玛都有一套制度应对。如果出现紧急情况或者适逢重大活动,公司将成立特别工作组。当年9月成立的特别工作组成员来自全球安全、劳资关系、媒体关系等领域。对沃尔玛来说形势很关键,“黑色星期五”通常能达到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受到威胁,公司的公共形象可能受到损害。但最重要的是,试图将全美4000多家店面的100万小时工组织起来的任何努力都是一个现实危险。经营不受工会影响就像天天低价一样,是沃尔玛业务的基础。

美国联合食品与商业工人工会(UFCW)支持、资助的工会组织OURWalmart要求增加全职工作岗位、提高工资和排班计划性。OURWalmart全称为“沃尔玛尊严团结组织”(Organization United for Respect at Walmart),沃尔玛将其贬之为UFCW无关紧要的创造。“这只不过是又一场工会作秀,他们所说的人数是夸大其词,”当年11月沃尔玛发言人托瓦尔(David Tovar)向媒体如是说。

沃尔玛内部则将该组织视为一个充分威胁,以至于聘用一位洛克希德马丁情报收集人员、与联邦调查局保持沟通、增加劳资关系热线接线员、按劳工活跃程度给店面排序、监视该组织表现突出的员工(和活动分子)。当时大约100位员工积极加入OUR Walmart,但全公司的人都受到监视;最简短的交谈都上报公司在本顿维尔的总部。

沃尔玛与OUR Walmart交锋第一年的详细情况记录在1000多页的电子邮件、报告、预案、图表及时任劳资关系总监的证词中。这些文件作为呈堂证供出现在美国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听取OUR Walmart指控沃尔玛报复参加2013年6月罢工员工的证词之时。证据是在听证期间于2015年1月给出。在10月中旬法官结案后,9月份脱离UFCW的OUR Walmart向本刊提供了这些文件。法院可能会在2016年初对此案作出裁决。

沃尔玛称案件正在审理,不适合置评这些文件。它发来的电子邮件声明称:“我们致力于220万员工和每周服务的2.6亿顾客的安全。须知沃尔玛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在28个国家有1.15万个店面。不幸的是,有时候外人试图故意破坏我们的业务,我们于是代表顾客和员工的利益采取相应行动。”

凯伦-凯西(Karen Casey)在OUR Walmart出现时负责沃尔玛美国劳资关系部门。凯西律师出身,十年前在Albertsons担任类似职位,但一个重要区别是那里的员工参加了UFCW。2003年他们和南加州其他超市员工参加为期4个月的罢工,抵制沃尔玛竞争造成的裁员。据估计,这场罢工造成20亿美元损失。

2010年秋,凯西和总部的其他高管从店面经理打给公司的劳资热线电话中首次听闻OUR Walmart。“身着沃尔玛制服的人对同事们进行了家访,”她向NLRB表示。他们自称是要求人们加入OUR Walmart的现员工和前员工。当被问及沃尔玛对“减轻劳资风险”的强调时,她回答说“我们切实关心店面安全,也保证让我们的店长对任何可能进行的劳工活动合法应对”。

2011年6月,OUR Walmart提出公开诉求,当时97名沃尔玛员工及其支持者来到本顿维尔总部,要求将工资和福利待遇提高到员工不再依赖政府资助的程度。他们还要求排班有计划、扩大医保覆盖范围、对言论自由不得打击报复等。他们在停车场将请愿书交给凯西,并要求入内交谈。

沃尔玛“敞开大门”( open door)的政策允许并且几乎总是要求希望与店长商谈工作条件的员工单个进行。凯西不让请愿团体入内。“我们提出和同事们一对一的交流,了解他们的问题和关切,”她在听证会上如是说。“我觉得管理层和我们一样吃惊,因为员工竟自行来到总部请愿,”OUR Walmart创始人莫里(Cynthia Murray)2012年对本刊表示。

在2012年10月,OUR Walmart成员及其支持者开始在全国举行一系列罢工和抗议,以便在感恩节假日销售旺季前加大对沃尔玛的压力。10月10日该组织发起“全国行动日”,派人来到总部,这时公司高管正与华尔街分析师召开会议。与此同时,200多通电话打到公司劳工热线。

沃尔玛一直在监视哈里斯(Colby Harris)。他是德州兰开斯特第471号店生产部门全职员工,曾参加加州的抗议、达拉斯的店面纠察、并出现在本顿维尔的分析师会议上。2012年11月,他说自己接受了记者的40多起采访。“人们希望倾听我们的心声”,他说。

10月17日,凯西给一位高级职员去信,询问哈里斯的情况。凯西在证词中表示,她询问哈里斯的情况是因为他出现在罢工报道中,沃尔玛媒体关系部跟自己要哈里斯的有关信息。她还说沃尔玛跟踪“可能参加示威和罢工的同事”,以断定员工是否在工作。

随着“黑色星期五”的罢工情绪越来越高涨,特别小组赶紧反应。分析研究中心(ARC)是沃尔玛全球安全部的组成部分。整个部门由FBI前官员森瑟(Ken Senser)主管,负责ARC的是2007年加入沃尔玛的阿肯色州前警察局长多尔齐(Steve Dozier)。“如果我们收到黑色星期五可能发生罢工或破坏活动的消息,我们就开始要求ARC与我们一起工作,”凯西作证时说道,“ARC与洛克希德马丁签约,协助沃尔玛收集黑色星期五之前的公开社交媒体消息。”

洛克希德马丁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国防承包商之一,虽然它的战斗机和导弹系统最为著名,但它还有一个提供网络安全和数据分析服务的情报技术部门。2011年该公司推出了鲜为人知的商业化分析引擎LM Wisdom,公司官网对它的介绍是“对有力量鼓动有组织运动、暴动和影响政治结果的迅速变化公开来源情报数据进行监控和分析”的工具。

沃尔玛和洛克希德都不愿对2012、2013年的合作置评,也不愿具体说明Wisdom。洛克希德分析师布兰福德(Christian Blandford)为2013年沃尔玛股东大会监控社交媒体动向。他把更新内容发给沃尔玛和洛克希德项目经理拜勒(Mike Baylor)。6月4日下午6点半,布兰福德把艺术家、活动家罗德里格斯(Favianna Rodriguez)的最新情况发给沃尔玛和洛克希德多位管理人员:“罗德里格斯在社交媒体表示OUR Walmart准备在沃尔玛总部采取行动。”

两小时后,布兰福德报告2012年被沃尔玛解雇、后来加入OUR Walmart的威廉姆森(Angela Williamson)动向:“(她)隐晦地向沃尔玛发问‘我明天的安排是什么’?”

各公司始终监视着自己的员工。“从通用汽车公司到太平洋铁路公司,大家都在做简报,”劳资关系史学家利希滕斯坦(Nelson Lichtenstein)说,“现在做得更复杂更有效,但实质是一回事。”公司制定只针对劳工活动家的规则或监督措施是非法的,但可以限制在工作时间或顾客服务区鼓动同事,以及到处安装摄像头。他们可建立管理人员向总部报告任何担忧的制度、可派人参加公开集会或游行示威。对于公司监控员工社交媒体账号,很少有法律作出明确规定。2009-2011年担任NLRB主席的利伯曼(Wilma Liebman)说,“当如此公开行事时就成了一个棘手问题。”凯西在证词中表示,据她所知沃尔玛并未监控员工的社交媒体账号。虽然OUR Walmart大部分预料到会被监控,但谁也不会想到是被洛克希德马丁之类的公司监控。“我们是活动家而不是恐怖分子,”罗德里格斯说。

自从1962年山姆-沃顿在阿肯色州罗杰斯开办首家店面以来,沃尔玛一直反对工会。沃顿在《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顿》自传中写道:“理论上我明白工会努力代表员工、同事们需要有人代表等道理。但实际上随着工会在美国的发展,他们大多数都是分裂的。”1970年零售员工国际工会(RCIU)试图在密苏里州的两个店面组织员工,沃顿聘用擅长破坏工会的律师塔特(John Tate)主管劳资关系。据ABC报道,塔特常说工会说“吸血寄生虫”。

UFCW已经发起几场针对沃尔玛的活动。1999年它发动300家沃尔玛超级购物中心肉食部员工。2000年德州杰克逊维尔店面的肉类分割工投票以7:3加入UFCW。两周后沃尔玛关闭180家肉类区,改卖预包装鲜肉块,声称给肉类分割工安排店里的其它工作。“我们扩大零售包装肉类的决定与杰克逊维尔店面发生的情况无关,”沃尔玛发言人莫泽(Jessica Moser)对媒体如是说。

这些年,培训视频、高管备忘录和其它各种反工会材料从那些希望让沃尔玛难堪的组织中流出。一份题为“管理人员杜绝工会手段”的1997年文件这样开场:“作为沃尔玛管理团队的一员,你是我们防御工会化的排头兵。”从后续发展来看,很多手段如今仍在使用。当年的这份指导文件要管理人员对士气低落和员工组织行为保持警惕,应将士气低落原因和组织行为向总部热线报告。

劳资关系特别小组利用来自热线和所监控社交媒体的信息确定哪些店面发生劳资纠纷的风险最高。风险最高的店面被称为“第一优先级”( Priority 1)店面,需要对店面管理人员进行额外培训及增进对员工的了解。几位OUR Walmart成员回忆,总部高管突然到店面调查记录。

沃尔玛的目标并非仅仅监视OUR Walmart的100多名积极分子,康奈尔大学研究劳资关系的讲师布朗芬布伦纳(Kate Bronfenbrenner)说,“沃尔玛还在寻找支持他们的数千名员工进行威逼利诱。”沃尔玛对此不予置评。凯西在证词中反复声称沃尔玛不会报复参加抗议的员工,她把对沃尔玛管理人员的培训归结为TIPS和FOES,即管理人员不得威胁(Threaten)、质问(Interrogate)、许诺(Promise)和监视(Spy),可以畅谈事实(Facts)、观点(Opinions)和经验(Experiences)七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

到11月23日星期五,OUR Walmart的罢工者已经确定,总部劳资关系特别小组成员被派往“第一优先级”店面,所有管理人员得到如何报告抗议活动的指示,劳资关系热线全员到位,律师在一旁待命。在那个周五的上午,当员工、活动分子、记者和购物者来到全国各地的奥尔玛超市时,劳资关系热线便传来此起彼伏的抗议消息。

沃尔玛当天发布的首个公开声明称“这是公司历史上成绩最好的黑色星期五”,稍后公司发言人托瓦尔在发布的另一份声明中重申佳绩,同时还表示OUR Walmart招募到的罢工员工少得可怜。

沃尔玛从未量化它的成绩有多好,不过它确实表示当天卖出了180万条毛巾和130万台电视。沃尔玛内部对黑色星期五前后10天的劳工骚乱统计称977家店面打来了创记录的1600通热线电话;250个地方发生某种形式的抗议。黑色星期五当天就有372通热线电话报告发生劳工活动。

沃尔玛在2012年11月对UFCW提起不正当劳动行为指控,称一日罢工不受法律保护。2013年1月,UFCW和OUR Walmart同意避免罢工纠察或类似“对抗行为”60天,NLRB遂结案。沃尔玛在7项全国性官司中获胜,让法院发出UFCW及非沃尔玛员工不得在沃尔玛所属财产抗议的禁令。

2013年4月中旬,沃尔玛高管开始听说Ride for Respect活动计划,在6月份召开股东大会的那一周他们将乘坐巴士来到总部宣传,而届时将有1.4万人——管理人员、股东、投资者、沃顿家族和仔细选拔的员工——云集总部所在的小镇。对沃尔玛来说雪上加霜的是,为它生产服装的一家孟加拉工厂倒塌,1000多工人丧生。沃尔玛否认知悉合同被转包。美国司法部对沃尔玛在墨西哥的受贿调查正在进行。

一个特别小组开始行动。当全球安全部听说“占领运动”成员可能加入公司总部的抗议时,他们开始与FBI的联合反恐小组合作。NLRB听证会文件未见此次合作的任何细节,也未显示沃尔玛引入FBI是否不同寻常。FBI与全国地方警察合作应对“占领运动”抗议者。

“在洛克希德马丁的支持下,我们绘制了跟踪巴士宣传运动路径地图、摸清了大致参加人数,”风险管理高管拉塞尔(Kris Russell)在5月30日给同事的信中这样说。该地图对五辆巴士的行进路线做出预计。当时已有96名同事宣布有意罢工,另有115名“不速之客”将出现在本顿维尔。全国范围内四五十名可能参加游行示威的人已被沃尔玛确定。

其中一位不速之客是佛州活动家富特(Patrick Foote)。他在博客上记录了本顿维尔之旅。沃尔玛和洛克希德马丁的社交媒体分析师时刻跟踪饿他的博文。富特和其他人进入现已辟为博物馆的沃尔玛5号、10号店。当抗议者来到这里时,前来参加股东大会的同事正在参加一场公司晚会。富特博文称同事们被迅速带到巴士上开走了,博物馆随之关闭。富特对沃尔玛对准备工作“大加赞赏”:“作为组织者我必须给他们点赞,安排得真不错。”

威廉姆斯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受到总部监控。“我发出一些假推文,说我们要去哪儿或去做什么。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起作用,”她说,“我不知道大家对沃尔玛浪费钱财雇洛克希德马丁的人来读我的推文是怎么想的,但如果我是股东,我会不高兴的。”

OUR Walmart称,在Ride for Respect活动几周后,沃尔玛训诫了大约70名参加巴士游行或抗议的同事。沃尔玛则表示自己是在执行考勤纪律而不是非法针对罢工者。

到2013年秋,黑色星期五特别小组更加高效。它的预警发布更加频繁,对管理人员的培训指导提前。

2013年11月29日黑色星期五是罢工与反罢工的较量。时任沃尔玛CEO西蒙(Bill Simon)早上六点一过便发布声明称:“我们的黑色星期五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更好、更快、更便宜、更安全。”中午OUR Walmart举行电话会议,称“抗议和支持者规模升级,他们不愿生活在恐惧中,厌倦了沃尔玛的空口许诺和宣传谎言”。下午沃尔玛公布员工工资福利图解。

今年OUR Walmart没有号召罢工,而是组织了延续至黑色星期五的15天绝食,要求15美元最低时薪和解决部分员工养家的突出问题。莫里说:“我的确认为,我们一直大声疾呼,沃尔玛就得审视自己。我们不会退却。”(柠楠/编译)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责编: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