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很简单的绘本,画它的人有“魔法”,读懂它也要一点“魔法

“越来越多的书店已经建成。没有没有儿童书籍的书店。没有图画书就没有儿童图书区。它们都放在显眼的地方。”在许多70后和80后的心目中,《三毛流浪记》、《三个和尚》、《人参娃娃》和《九色鹿》等作品代表了他们童年的故事。那时,童年伴随着“漫画书”和漫画书,而今天的孩子有图画书。一本好的图画书不仅能讲故事,还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用爱和温度照亮孩子的童心。9月17日,“读经点亮童心”中法图画书阅读推广沙龙在宝山区图书馆举行。活动的主题是“童年遇见图画书”。邀请中法专业人士和长江三角洲地区许多图书馆的代表进入经典图画书,进一步促进儿童阅读,共同探索儿童文学特别是图画书的独特魅力。

"好的图画书可以跨越时空的距离,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娜塔莉·坡(Natalie Poe),儿童文学专家,法国国家图书馆国家儿童文学中心国际部主任,通过巴巴·雅加和小熊圣诞历险记等经典作品介绍了法国图画书的历史。这些作品的主题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至今仍未过时。不仅儿童阅读没有代沟,而且作品在艺术表达上仍然是现代的。在她看来,像音乐、诗歌、雕塑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图画书可以被永远记住。一本好的图画书应该既讲故事,又有美感和思想性。它能让孩子们反思自己,反思自己的真实生活。它不仅能传递好的思想和正确的教育,还能让孩子们热爱阅读。

不同于法国图画书的悠久历史,中国图画书的创作正处于成长阶段。"作为一名编辑,看到一个能写故事和画画的作家就像挖金矿一样。"儿童问题研究员吴炳荣(Wu Binrong)表示,中国早就有漫画书,但国内市场的主流仍然是外国作品占主导地位,中国原创图画书很少。她介绍了六本中国原创图画书和三本法国图画书,如《牙齿,牙齿,扔屋顶》和《大闹天宫》。其中,《牙齿,牙齿,投掷屋顶》获得了2015年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给国内创作者带来了巨大的灵感。“中国的原创图画书得到了各种力量的支持,包括政府基金、民间力量和更多的普通母亲。他们认为原始图画书有利于他们孩子的成长,因此有义务促进和支持他们。”如今,国内外优秀的图画书越来越多。吴炳荣希望图书馆、学校和社区能够通力合作,引导家长、教师和小读者欣赏和探索图画书的美。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所有的孩子看到电影屏幕上出现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都鼓掌欢呼。”侯亮川现在是上海工艺美术学院的老师,也是图画书的创作者。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已经长大的普通小读者。他知道很多经典漫画书,如人参娃娃、《水浒传》和《红楼梦》。在他看来,中国漫画和图画书有着独特的文化根源和艺术细节。他以“山村巨变”为例。“里面的插图是中国画,可以讲故事,也可以独立画。大量的空白充满了中国智慧,讲述着真实的中国故事。这就是它不同于日本风格和美国风格的地方。”

许多过去的年轻读者现在都是成年人,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童年的漫画和动画不是“无名小卒”,几乎每部作品背后都隐藏着一位国画大师。第一部水墨动画《蝌蚪找妈妈》的作者是齐白石。只需轻轻一划,你就能感受到绘画的水平,绘画中的真、善、美,以及一个充满兴趣的灵魂。以下作品《穆迪》,其中牧童的形象来源于齐白石的弟子李可染。牛、牧童、笛子、田野,几个简单的元素构成了整个画面,接着是空白。空白带来无限的想象、无限的美丽和无限的魅力。虽然没有浓墨,但它能让人感觉到奶牛在水里游泳。梁川的图画书作品如《天浩劫》赢得了业界和读者的认可。他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参与图画书的创作。“到目前为止,老一辈艺术家的杰出作品还没有被遗忘。这向我们表明,我们可以用中国自己的方式生动、优美和深刻地说话,而不用用其他方式讲故事。我希望继续探索中国水墨画的方法,在我们的气质中找到中国现代绘本的创作形式。”

《魔法阿姨》和儿童文学作家张虹分享了一个故事。“去年在儿童书展上,我们邀请了法国插画家达德利。我有一个从不读书的朋友。那天他来到我的工作室,打开一本图画书,看到了它的结尾。他一合上书,就告诉我他第一次完全读完了一本书。这本儿童书只有四种颜色:红色、黄色、蓝色和黑色。这让我意识到阅读的哲学。只要你有一个想法,你就会追求它。如果你能做到,就去做!”这一经历推翻了张虹对图画书的理解。在她看来,图画书阅读的推广不仅需要好的作品,还需要好的阅读方法。早期中国漫画的空白和法国图画书的诗意都体现了作者的深刻内涵。孩子们如何阅读这些作品?“儿童书籍看起来很简单。阅读它们需要一点魔力。有些图画书需要儿童和成人一起阅读,有些书需要一辈子才能阅读,在人生的不同时期读同一本书会经历不同的韵味。这就是儿童书籍的魔力。”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责编:佚名

天津快乐十分 上海时时乐 快三网上投注 福建11选5投注 香港彩投注